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玻璃工艺品 >

为纪念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攻克腾冲战役中

日期:2019-03-11 19:25

  国殇墓园,位于云南腾冲县城西南1公里处的来凤山北麓,为纪念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攻克腾冲战役中的阵亡将士而建。墓园现存墓碑3346块,不到整个腾冲战役中国军队阵亡人数的一半。墓园中一块墓碑上,刻着一个名字:陆朝茂。但是,陆朝茂还活着。

  1944年6月底,18岁的陆朝茂从军两年来第一次回到家乡。“预备二师中腾冲人有三分之一,对地形比较熟悉,上面把我们调回来,可以保证打胜仗。”

  7月2日,预备第二师进驻和顺乡(位于腾冲县城以西3公里),这座村庄成为远征军进攻腾冲的前线基地。让当地老百姓惊讶的是,一批洋人也来和中国军队并肩作战。时年12岁的寸希廉记得:“中国军队进驻的第二天,一队美军在和顺乡对面的一片草地上等待安排住处,被来凤山上的日军发现了,向他们开炮。”

  来凤山海拔高度约1914米,是腾冲外围一处重要制高点。日军在山上修筑永久性工事若干,遍布鹿砦和地雷群,并挖有三重反坦克壕。

  7月6日,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下令,于次日拂晓展开对来凤山的总攻。总攻前夜,陆朝茂和战友们在和顺乡的一座寺院里集结完毕,庙堂里的菩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“班长说,这个寺院,我们进来以后要磕头,我们真的就磕了头。”陆朝茂说。

  7月7日,寸希廉目睹了整天的战斗。“刚天明,和顺乡人听到飞机的轰鸣声,倾村而出,有的站在屋顶,有的站在高地上,就像赶庙会看节目一样。”

  日军事先将山上的树木几乎清除一空。光秃秃的山坡上,远征军伤亡惨重。陆朝茂回忆:“日本人能看到我们,我们看不到他们,就把重机枪瞄准他们的碉堡打。当时有一枪打过来,把我的帽子打掉了,那帽子被子弹擦过,都糊了。班长说要不是有这帽子,你肯定被打死了。结果那以后三四个月,我一直戴着那顶帽子。”不是每个人都有死里逃生的运气。老兵彭良回忆:“日本人设置了机枪,我们有一个连冲上去,一个不剩全部被打死了。”

  战至中午,远征军仍然被死死压制在半山腰。一直观战的和顺乡村民们,开始组织人员上山为远征军送饭,中学生寸可富也在其中。“还没到阵地上,滚下来一具尸体,是被打死的中央军,子弹从肚子前面打进去,从后背穿出来,肠子都被打断了。”

  傍晚,观战的村民们默默散去。这一天的来凤山为他们展现的,毫无疑问是一出悲剧。

  7月16日,霍揆彰召开军事会议。情报显示,山上的日军不会超过600人,这位将军搞不懂,为什么这座山头会成为数万远征军将士无法逾越的屏障。霍揆彰请求美军加强空中轰炸,配合远征军地面进攻。

  7月24日清晨,美军第十四航空队的飞机来了。和顺乡的村民们再次出门观战。寸希廉回忆:“盟军轰炸机把炮弹一束一束扔下来,数量之多,就像我们从箩筐里面倒洋芋。”除了轰炸,远征军还用火炮对山头进行了地毯式的轰击。随后,官兵们开始向已成焦土的来凤山发起冲锋。山下观战的村民们发出欢呼声。村民张孝仲回忆:“大家都忘记了打仗要死人的,都在那里当拉拉队,老太婆和妇女也搬个小凳子去看打仗,这种事情,在全国战史上恐怕没有过记录。”

  战场上,中国官兵们气势如虹。老兵周有富回忆:“我们和日本人拼刺刀,有个姓李的班长,和日本人抱着打,一会儿这个在底下,一会儿那个在底下。一个叫高峰祥的人,抱起一块大石头,趁日本人在底下的时候把他的头砸烂了。”经过血腥的肉搏战,中国官兵终于突破设在半山腰的日军阵地。

  7月28日清晨,来凤山山顶升起了青天白日旗。村民们纷纷爬上山来分享这一胜利时刻。寸希廉回忆,就在旗子刚升上旗杆之际,几发日军炮弹突然从腾冲城方向飞来。“第一炮打到了山里边,那时候中国军队的师长、军长,一些重要人物正骑马上来,炮弹就在离他们100米左右的地方爆炸。”

  中午,中国步兵攻占来凤寺,残敌仅剩10余人逃回城内,中国远征军扫除了腾冲日军最大的屏障。驻守来凤山的600名日军几乎全部战死,远征军则伤亡近3000人。

  “在和顺的一块草坝里开追悼会,他们念阵亡者名单时,念了我的名字。”陆朝茂解释这个意外的缘由:“那天晚上我脱了军服当枕头。第二天早晨,和我睡在一起的保山人李唐慌慌张张地把我的军服穿去了,我只好穿他的。军服上有我的号码和名字,他被打死后,掩埋遗体的人以为是我被打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