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工艺品定制 >

就会产生排挤现象

日期:2019-06-06 18:32

  著名的“废物救星”,致力把弃置路边的大型垃圾,例如塑胶篮、闲置栈板等,变成焕然一新的客制化家具。废物救星创办人杨大广细心整理每个被抛弃的物品,藉由将它们重新组合、拼接成客制化家具,以此传达出“物品不是坏了就丢,而是坏了就修”的价值观。

  废物救星致力拾起街边大型垃圾,如废弃木材、栈板等,加以改造成客制化家具。

  毕业于昆山科技大学视觉传达设计系的杨大广,在筹划毕业展演时,本想以“净滩”为主题,但后来发现垃圾怎么捡都捡不完,物品还是只能陷入被丢弃的循环中,因此杨大广与毕制组员,决定制作载满各种弃置物的行动推车“单袋5入”,他们推着“单袋5入”,游走台湾各地、大专院校,号召用以物易物方式,拿自己不需要的,换取想要的东西,甚至只要说明想拿走的原因,就可以直接取走。

  大学期间,杨大广和视觉传达设计系的伙伴,制作单袋5入行动推车,游走台湾各地。 图片提供/单袋5入

  单袋5入行动推车,乘载着CD、票卷收藏等充满回忆的旧物。图片提供/单袋5入

  “想要就可以拿,不要就可以放进去。”杨大广在走访各地过程中,不断测试大家对于价值认定这件事情,虽然有些人会把舍不得丢掉的东西交给“单袋5入”,期许物件能到另一个人手中,创造新的价值,但也有许多人认为东西没用了,就应该丢掉。

  拖着推车到处走的杨大广,慢慢体认到“东西要用才有价值”,为了实际应用废弃物,他决定把大众不要的栈板、木材,拼凑成生活家具品,不仅琢磨出物品新用途,也延长使用年效、减少资源浪费,然而想要理解众人能否认同这样的理念,杨大广直言,商业化是最好的测试途径。

  “用另外一种方式,延续它的生命跟价值。”这是杨大广对于废物救星的理念。台北艺廊8楼艺术空间,举办完艺术活动后,留下许多民众绘画出的作品,苦恼如何处置这些油画布,于是他们寻求废物救星的帮助。杨大广把油画布切成两半组装成椅垫,不仅再现大众艺术风华,也创造出油画布新的可能性。

  8楼艺术空间的负责人李佩姒表示,杨大广用他的审美观,延续物品价值,也帮助艺术家作品,以更贴近人性的方式,存在在我们的生活中。杨大广藉由重新设计、加工等方式,活用废弃物,赋予新生命。

  “我不觉得这些东西是垃圾。”常常在巷口找寻家具素材的杨大广,提到大众避之不及的路边废弃物,眼神却散发着光彩,彷彿驻点街口的医生,解译出废弃物想被拯救的讯息,主动帮那些被认为有缺陷的物品问诊,历经一番修缮手术,耳目一新的器具出炉。

  将捡来的物件,产制出与众不同的客制化家具,杨大广笑说,修复物件的过程中,他也把过往的人生经验修复了。奔走于汲汲营营的社会,有些人常会因自身小缺点被社会淘汰、丢弃,最后变成社会的边缘人,杨大广说:“东西跟人很像,他们没坏掉为什么要丢掉?”

  杨大广道出,大家总是活在自己认同的安逸世界里,用自己的价值观检视他人行为,只要有特立独行的行为出现,就会产生排挤现象,因此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人,不是急于丢掉别人,就是害怕被丢掉,但事实上是物品和人的价值,都不应该这么轻易被放弃。

  盘着利落包子头的杨大广,在构思作品却不这么利落,他坦言,制作家具时,最常花时间纠结在构思产品。“必须舍弃掉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”,杨大广指出,家具风格若保留太多原始与粗犷,会不符合民众使用家具的期许、调性,加上主打客制化,价格水平也相对提高,对于市场需求和工艺风格的尺度,他仍在摸索中。

  “我喜欢东西要有一点缺陷”,擅长把废物缺点转换成优点的杨大广,不喜欢过于完美的家具,然而设计系出身的他,对于所学的专业,不免急于补缀瑕疵,追求完美又想保留缺陷的思绪,总是萦绕在他的脑海里,不断拉扯、碰撞。

  盘着利落包子头的杨大广,在构思时却不这么利落,经常为了市场需求及美感平衡而烦恼。摄影/张湘妮

  找寻任何一个增加废物救星知名度的机会,杨大广直言,之前积极接洽媒体采访,寻求曝光机会,但后来发现成效不彰,“因为没有关注这样事情的人,所以你的这个品牌不会被关注。”

  废物救星与其他品牌,一起在高雄集盒KUBIC货柜聚落,创立“有用案内所”展演空间。 摄影/张湘妮

  二O一七年九月,废物救星接受台湾创意设计中心的邀请,前往台东和公东高工木工科的学生、老师合作,运用当地提供的设备、废栈板等,联合打造出市集展示桌。

  从拣选素材、拟制作品蓝图,到实际刨木、修整木材,打造栈板新生命,杨大广与木工科学生,一起抽丝剥茧出物件运用潜力,杨大广表示,这种工艺合作案,有助于传递循环经济概念,也能影响更多人接受废物救星的内涵,“想去不同的地方,刺激别人”。

  “我希望废物救星有一天可以倒闭”,谈起终极目标,既不需要荷包满满赚大钱,也不冀望名扬海外,杨大广反倒期盼废物救星末日赶快来临,这就代表再也没有素材可以做家具,再生资源精神也能完整被贯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