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工艺品定制 >

当然需要有文化的人来写

日期:2019-07-27 20:04

  在乡间,以前村民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,文化的多少对于他们的生活影响不大。但是,这不等于村民就不需要文化不尊重文化人。在乡间,文化人存在意义,主要是表现在红白喜事之时。因为,红白喜事,需要写对联,也需要有特定的仪规,这就是需要文化人来操持。操持乡间红白喜事的人,叫作礼房先生。

  但凡村民们需要办红白喜事,就先要请好礼房先生。几个礼房先生进场之后,第一件事,就是撰写对联。因为,办红白喜事,肯定是在贴对联的。对联贴出,村民们就会评头论足,比如书法写得怎么样,对联内容怎么样,一般来说,是好的评价居多。说句老实话,村民们普遍文化水平不高,其实鉴赏水平也有限。什么平仄之类,也只是口头说说而已,真正懂得平仄的人极少。还不要说平仄,就是对联的对仗,村民们大多都是一头雾水。而懂得平仄对仗的人,往往就是那些做礼房先生的人,本着同行不拆台的原则,真有不合平仄之处,就算对仗出问题,也不会点破。如果真要认真看看乡间红白喜事的对联,不合平仄对仗的对联,其实是很多的。这也能看出乡间的文化水平,并不是很高,其实对于对联,也不是很讲究。

  要说,乡间红白喜事的对联不讲究,也不尽然。其中,对于对联是否合符黄道,还是比较讲究的。所谓对联合黄道,其实就是看对联的字数。有小黄道和大黄道之分。小黄道是“生老病死苦”,也就是按这个顺序去数,多于五个字的对闻,则再循环。如果对联最后一个字对应“生”或“老”,就是合到了小黄道。比如四字对联,则是对应“死”,就是不合小黄道。如果是七字对联,则是对应“老”字,则是合符小黄道。大黄道是“人有几时通达,路遥何日还乡”,如果对联最后一个字对应到大黄道的字有走之底,则是合符大黄道,如果对应的字没有走之底,则不合大黄道。比如,五字对联,对应“通”字,就符合大黄道。而七字对联,对应“路”字,则不合大黄道。对联,最好是既合大黄道,又合小黄道,那么对联的字数是11个字,就大小黄道都合得来。因此,我们可以看到,乡间红白喜事的很多对联,都是11个字的。

  对联所谓合黄道,说起来很复杂的样子,其实很简单,就是数对联的字数。因此,很多村民都能很快掌握,也就常常成为村民评判对联的依据。

  办丧事时,则不叫礼房,而叫库房。其实还是礼房先生那一班人马。对于丧事,则除了对联之外,更为重要的活动是设祭场。设祭,就需要有祭文,祭文当然也是文章,既然是文章,当然需要有文化的人来写。祭奠的人,是孝子孝孙或是关系很近的亲戚,比如外甥之类,因文人们普遍文化程度不高的原因,祭文大部分都是由人代笔。因此,办丧事时,写祭文就是乡间文化人必不可少的事。小时候,记得还是在读初中的时候,对于写祭文感到很神秘的样子,在大学毕业到乡村中学教书之后,家族里有人去世,举办丧事活动,免不了也要参与其事,就对写祭文有了更多的了解。乡间的祭文,说起来是要用文言文来写,其实也没有严格的限制。其实,大部分祭文,都很俗套。俗,可以理解为文词通俗,其实也可以理解为鄙俗。很多,都是套用“十哭”之类的套路。套,简单理解,就是有套用的格式,其实这个套字,也有千篇一律,照搬照抄的意思。也就是说,看乡间的祭文看得多了,就会发现,极少通够看得到好的文章,以陈辞滥调居多。

  还有读祭文,也是很有意思的。读祭文,并不是像人们想像的那样是朗读,而是有一个特有的唱哭的调子,叫作悲调。只是,祭文经这个调子唱哭出来,人们很难听得清楚。至少我自己写的祭文,在听人读祭文的时候,就很难听得出来。有时候,我在想,我这样花力气写出来的祭文,到底是否有意义?

  在我生活的乡间,曾经有那么几位出名的老礼房先生,人们会时不时的讲他们的文化水平是多么的高深。其实,那几位老礼房先生,是民国时期过来的小学老师。在乡间,他们肯定算是很有文化的人。

  因为时代变迁的原因,这几位乡间的老先生,人生经历很坎坷,可是饱经沧桑与学养深厚并不是一回事。后来在我跟他们有过接触之后,也没有发现他们的文化水平到底高在哪里。有两位老礼房先生,那毛笔字算是写得还不错,但也难以从书法的角度来评价。另外几位写的字,则只能说是很勉强挂得出来。他们的文章,还真没看到过他们正正经经写过什么文章,至少没有文章在乡间流传。对联嘛,因为做礼房先生的原因,肯定是要经常撰写的,很可惜,乡间也没有他们撰写的对联流传。而且,闲暇之时,他们与没文化的普通村民没有什么不同,也没见他们读什么书,或写写诗词之类。

  总而言之,乡间的礼房先生,只听到人们说他们文化水平高,他们还真没什么作品来证明,他们的文化水平确实高。